而他心中就有这么一块明镜

恒达散文 2019年05月30日 14:14:03 阅读:701 评论:0

  读龚文宣长篇小说《奔腾的灌江》(《新银行行长》)已两年有余。日前读到四千余字散文《远去的风铃声》《金融时报》2019年2月1日),感悟大音希声。

  《远去的风铃声》是一篇“大散文”。记得大散文的概念是由1992创刊的《美文》杂志提出来的。大散文观点的提出是针对一些琐碎甜腻、矫揉造作、浮华柔靡的小散文而提出的,主张坚持散文的艺术抒情性。所谓大散文,就是散文的内涵要有时代性,要有生活实感,境界要大,要拓开散文题材的路子。毋庸置疑,《远去的风铃声》是一篇大散文式样的美文。

  比如文中描绘的,“自打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成立信用合作社,从农村青年里将您招进信用社,一把油布雨伞,一只装着算盘账本的帆布挎包,就是您当年的全部家当。热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吸储放贷、收款结算,风里雨里,您的足迹早已印记在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村落”。寥寥几笔,就让读者看到了那个年代一个基层信贷员的鲜活形象。“一辈子躬身于农村金融事业,最高的职务是股长……”读到这句就令人心潮涌动了。更为感人的是:“您悄悄塞给我一块叠得方正的纸条。我转身迫不及待地展开两张四百格的便笺,上面工工整整地写满了十条。简要是:第一条年轻人不用心急,一口吃不下胖子,饭得一口口吃,事得一件件做。第二条铁路的规章、银行的制度,想做好银行就得吃透做事原则和方法;第三条做事要有恒心,要做别人想做又做不到、做了又做不了之事……”早年在银行工作,都是由老人带新人、师傅带徒弟手把手地教,一代代地传承业务技能和做人道理。这位师傅给年轻人传递的是处事为人的警句,而他传递的方式那么善解人意,宛如风铃之叮叮咚咚,在“我心底涌起一股暖流,遍及全身”。通过这一件事,文章中的“您”这个人物立了起来,引起读者共鸣。

  比如,“隆冬之夜,漫天大雪。人还没到,就听见您那老掉牙自行车吱吱的声响。走,喝酒去。进得门来,您浑身散发出寒气,褪了色的蓝棉帽上落着几片雪花……抬脚出门,雪花灌进领口,禁不住打了个哆嗦。乖乖,这么冷的天,这么大的雪,两个找酒喝的人,活像夜晚出巢寻食的动物……”接着:“一盘猪头肉,一盘油炸花生,一盘麻油拌白菜帮子,您从怀里掏出宝贝,捂热了的两瓶响水大曲。还是老规矩,先喝酒再吃菜。三二一,斟满六个杯子的酒倒在两只碗里,二人一口气干了。这种充满侠义豪情、带有江湖气息的喝酒仪式,恰恰是我们老家相遇知己的传统……您把三只满酒的杯子抓起,夹在右手指缝间,如同一位杂技大师,次第吸入口中。”作者通过和“您”出门喝酒的细节描写,生活气息浓厚,读来雪花拂面、酒香扑鼻。

  这是一篇小说化的散文,其故事架构情境交融,人物、故事、景色相得益彰。从“我已经行进在看望您的路上”开篇,一路走着:“这是一条您当年做信贷员时常走的路吧……不知道为什么背上背包就这么急匆匆地上路了……大步走下斜坡的江堤,步入沟渠两边长满黄灿灿油菜花的乡村公路。转过一道弯,又一道弯,跨过一座流水潺潺的木板小桥,又一座小桥……第三个路口蓝色路标牌,乡村公墓,我重复念了两遍,确认上面的文字,折身东北方向。穿过几块待插的秧田,通过一条长长且泥滑的田埂,步入一片杂草丛生、荆棘纵横的密林。野草籽儿不时从鞋口落进鞋里,荆条的棘刺划刮裤管,不时发出嗞拉嗞拉的声音。我不得不在林间深一脚浅一脚地,踉跄着行走。这是一块足有五亩方圆的林子,似乎人迹罕至,一路寻找,一路辨认,感觉跋涉在一块未经刀镰的荒原”。读者跟着作者一路走去,弯弯曲曲,坎坎坷坷,一路寻找,一路辨认,随着情景变换,穿越时空,也穿越了生死。游刃有余的文笔,开耕出一片“心地”。

  全篇文字干脆利落,剔透清澈,像极了吴冠中先生的水墨画,空灵干净而且富有诗意。作家把自己的审美思想融入文字里,诗情画意盎然。而这正是作家内心向往的淡泊和洒脱,他始终怀着真诚的心进行创作,追求极致完美。

  对于写作者而言,作品就像一面自我的镜子,而他心中就有这么一块明镜。从文字里我们能感受到纯粹和自然。譬如这样的一幅画:“一条终年翻卷着白色浪花的灌江,青嫩的芦苇在绿色的春天里,已经长成了翠绿的江堤卫士,齐刷刷,水灵灵,在岸边、在奔流的江水中随风摇曳;大群鸥鸟迎风逐浪,鸣叫飞翔,不时打量着一个步伐匆匆的路人。右边是早年寸草不生的盐碱地,现在是米粮仓的灌江平原。透过婆娑葳蕤的枝叶,一道碧绿青草的缓坡,那绿色的缓坡仿佛是一面宽阔无垠的绿色绸缎,一望无际,挨着天地接壤的地方,连同那浓浓的杨槐花香,铺向蓝色的远方。”可见,好的风景不仅可以画出来,也可以写出来。

  文章标题是《远去的风铃声》,文中有“远处传来寺院的木鱼声和飞檐的风铃声。难道我听错了,这儿也建了寺庙。近在咫尺,却又遥远”。全篇的结尾是:“隐约的风铃声消逝了,也听不到人语和鸟鸣。极目环顾,四周一片寂静,时间仿佛静止了。我的心,恰似风铃声洗濯过的那样,空旷,静远。”

  “风铃”,是作家的深意和妙寓所在。从一首《风铃偈》可以认识“风铃”在佛法中的象征内涵:“浑身似口挂虚空,不论东西南北风,一律为他说般若,叮叮咚咚叮叮咚。”“铃”在佛教内涵上有惊觉、欢喜、说法三义。所谓“叮叮咚咚”是为演说“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”的佛理,在大藏述略有曰:“风铃扬音闹苍嘘,真相堂堂照膏火,教音默默鸣风铃。”悬铃之处,既有视觉之美,又有听觉之悦,铃声响起总是有意义的。当风吹过,我们会想起什么,会永远记住什么。就像是:“柔和的阳光打在您那张布满皱折的笑脸上,那是我永远忘不了的生动而慈祥的笑脸。”而那十条警句就是叮叮咚咚的风铃声,它们是“您给我的恩惠,给我的点拨,给我的力量,足以让我在此前或此后艰难的人生路上,策马驰骋”。在《远去的风铃声》中,风铃声从未远去,举手投足间,风铃无处不在。譬如:“抬头望望,紫白相间的杨槐树花像一串粉嘟嘟的挂件,在微风中荡漾。低头看看,遍地的枯草中,长出几寸高的萋萋新芽。”景物被意象化了,变得简单自然却意味无穷。作家用简洁优美的笔触,流畅的线条,吟唱出一曲富有诗意的古意风铃,那么生动,那么令人心醉。

  “太阳已经偏西了。在淡红色阳光映照下,晴朗的天空、辽阔的原野、潺潺的渠流、新修的乡村水泥公路,以及一块块错落有致、绿油油的秧苗池,皆能定格成美丽的静物。”从《奔腾的灌江》到《远去的风铃声》,龚文宣始终怀有守望故乡、家园和自己的初心这样的真切情感,他以生动流畅的文字鸣响的“风铃”,是一种庄严宁静的警示:文学要如风铃一样,风吹铃动,风动清凉,余音绕梁,余韵悠长。

  2018年,首都北京交出一张靓丽成绩单:人均GDP达2.13万美元,全员劳动生产率达24万元/人左右...

 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: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:

标签:散文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