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华在线首页

恒达小说 2019年07月15日 13:02:14 阅读:614 评论:0

陈纳德及其“飞虎队”与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之间,其实就是地道的雇佣关系,而且还是高价的、不对等的的雇佣关系。

  近些年来,拜影视剧等宣传手腕所赐,抗战时期的“飞虎队”这个名号慢慢不得人心。其实,至少曾有三支武装力气,被民间俗称为“飞虎队”。但历史上名气最大、近年来最受追捧的,无疑是1941年8月至1942年7月,由国民政府航空参谋陈纳德组建并实践控制的那支“飞虎队”。

 (图为由迪士尼开创人沃尔特·迪士尼亲身操刀设计的“飞虎队”队徽)(图为由迪士尼开创人沃尔特·迪士尼亲身操刀设计的“飞虎队”队徽)

  固然这支队伍往常在中国是大名鼎鼎,但很多国人对当年的“飞虎队”还只能说是博古通今。

  有的人错误地将这支“飞虎队”与后来在中缅印战区作战的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、在中国战区作战的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划上了等号,将其与抗战后期呈现的“中美空军混合团”混为一谈,以致于近年来闹出了“大陆最后一个飞虎队员”、“飞虎队的中方队员”这等毫无历史常识的笑话。

  还有一些人对“飞虎队”怀揣特殊的崇敬和感谢之情,以为他们是因对中国抗战同情而不远万里来华的“国际主义战士”,因而中国应对美国“感恩”。

  历史果真是这样的吗?

  不可承认,“飞虎队”确实为中国抗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奉献。

  历史上,这支存在时间不满1年的“飞虎队”,主要作战行动是盘绕捍卫滇缅公路停止的。

  到1941年,中国沿海已被封锁,在日军曾经进入法属印度支那,切断了滇越铁路的状况下,苦苦支撑着抗战战局的国民政府,可资依托的外来物资输入通道只剩下西南的滇缅公路,这是支撑国民政府继续抗战的“生命线”。深谙这一点的日本军部之所以发起缅甸战役,主要目的之一便是切断外界对华“输血”的最后一条“血管”,用经济窒息的手腕迫使国民政府乞降。

  陈纳德组建的这支“飞虎队”,人员物资均从缅甸登陆,再辗转奔赴中国云南。由于日军对滇缅公路的要挟日益显现,应国民政府请求,成立之初的“飞虎队”实践上一分为二,大局部力气布置在缅甸境内,担任捍卫滇缅公路平安,以及在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期间,与英国皇家空军协同捍卫缅甸的天空;“飞虎队”另一部部署在昆明,主要任务其实也是维护滇缅公路在中国的局部。

  1941年12月20日,驻昆明的“飞虎队”战机升空,打了从越南河内起飞前来空袭昆明的日本陆航独立第21中队10架川崎99式双发轻型轰炸机一个措手不及。除当场击落3架,其他的7架轰炸机全部被打成重伤,最终只要1架返回河内机场,其他的全部在途中坠毁或者迫降。这场久违了的空打败利,极大鼓舞了自1940年“零战”呈现在中国战场后被压制许久的中国军民士气。

  [注:“零战”,即二战时期日军著名的零式战役机。]

 (图为战役机上的“飞虎”标志)(图为战役机上的“飞虎”标志)

  尔后长达1年时间内,昆明市区再也没有被日军飞机轰炸。日军轰炸机慑于“飞虎队”的存在,顶多偷偷飞到昆明左近,胡乱扔下炸弹后,就飞快地逃回去交差。这相当于“飞虎队”仅用一场空打败利,就保证了昆明市区1年的平安。

  1941年12月23日,日军出动54架三菱97式重型轰炸机、12架中岛97式战役机、8架中岛一式战役机空袭仰光,企图一举荡平盟军在缅甸的空中力气。部署在仰光的“飞虎队”第3中队以损失4架P-40、阵亡2名飞行员的代价,一举击落6架三菱97式重型轰炸机,击伤另外8架。在12月25日的空战中,又以损失2架P-40的代价,击落5架重型轰炸机、2架中岛一式战役机、3架中岛97式战役机。

  尔后,缅甸战局虽日薄西山,但“飞虎队”战机在敌众我寡的状况下仍主动出击。固然他们并不才能挽狂澜,但假如没有其存在,缅甸战局的崩盘可能会更快。从这一点来说,“飞虎队”对中国抗战,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,奉献是宏大的。

  但是,对任何事物的贬责一旦过度,就难免变得越来越失真。陈纳德及其指导的“飞虎队”,在近年来漫山遍野的宣传攻势下,取得了远远超出当年的名声和位置。一些网友以至以为,“飞虎队”和白求恩、柯棣华等人一样,都是不远万里漂洋过海,真心诚意、不求报答来协助中国人民抵御侵略的国际主义战士。以至还有人一提及“飞虎队”,崇敬和感谢之情便由但是生;不但本人对“飞虎队”感谢涕零,而且还四处“教诲”他人,说中国对美国欠下了天大的“人情”,中国人理应对美国“感恩”云云。他们可能不晓得,或者不愿意供认,历史上真实的“飞虎队”,与他们的描绘相去甚远。

  1

  薪酬20倍于中国飞行员,一听要降薪全跑了  

  在谈陈纳德及其“飞虎队”之前,无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:顾客去饭店吃完饭,会对厨师、效劳生和大堂经理感谢涕零,以为他们于你有“大恩”吗?或许很多人或许会礼节性地表示感激,但恐怕没人会以为“有恩”之类的。相反,假如饭菜或效劳质量不如预期,投诉或抗议也不稀奇。为什么呢?由于上饭店吃饭,是本人掏钱购置效劳,于双方都是对等可承受的买卖而已。

  “飞虎队”为中国效能,其实就是这样一场“买卖”。这支“飞虎队”的真正番号,是“中国空军美国意愿大队”。这里所谓“意愿”,就是招募,用钱雇佣。陈纳德及其“飞虎队”与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之间,其实就是地道的雇佣关系,而且还是高价的、不对等的的雇佣关系。

  陈纳德于1937年从美国陆军航空队退役前,军衔不过是上尉,军饷规范为每月110美圆。而他受聘为国民政府航空参谋时,中方给他的每月最低工资规范是1000美圆。除此之外,还包吃、包住,出差外出提供汽车和飞机,还给他配翻译。这些全由国民政府买单,并不从陈纳德的参谋工资里扣。

  而“飞虎队”组建时那100架P-40战役机,都是国民政府掏钱买的,规范的中国政府资产。

  1941年8月1日,蒋介石签署第5987号命令,成立中国空军美国意愿大队即“飞虎队”时,陈纳德宣称招募到了110名飞行员、150名地勤机械师和29名后勤人员。国民政府支付给普通飞行员的月薪是600美圆,小队长月薪650美圆,中队长月薪700美圆。另外,每击落一架日机有500美圆奖金。

(图为“飞虎队”队员合影,他们拿着令人难以想像的高薪)(图为“飞虎队”队员合影,他们拿着令人难以想像的高薪)

  这个薪酬数字是什么概念呢?

  以1937年前尚未贬值的法币折算,“飞虎队”每个普通飞行员的月薪约合法币2000元。当时中国空军军衔最高的上校飞行员,月薪也只合法币600元,普通的少尉飞行员的月薪只合法币100元。假如以1941年曾经大为贬值的法币计算,中美飞行员同工不同酬的差距则更夸大。

  假如说中美经济开展程度不同,不好同比的话,那么来看看当时美国国内的收入状况。

  据统计,1935年,美国的家庭或独身个人,有39%均匀年收入1500美圆(月均125美圆),30%均匀年收入在780美圆(月均65美圆)以上,12%在2500美圆(月均208美圆)以上,3%在5000美圆(月均416美圆)以上,1%在1万美圆(月均833美圆)以上。

  查询1935至1941年间的经济数据,美国经济增长率及通胀率均坚持平稳,币值及国民收入动摇均不明显,期间数据根本可作横向比拟。这就是说,“飞虎队”飞行员的月收入,均可跻身美国国内前3%收入的群体(中队长很可能排入前2%以内),这绝对是高收入富有阶级的水准。

  1942年7月3日,成立不到一年的“飞虎队”宣布解散。原“飞虎队”成员可自愿选择参加或不参加新成立的“美国陆军航空队驻华特遣队第23大队”,但薪金改为按美军规范发放。

  结果怎样呢?

  除陈纳德自己外,没有一名飞行员选择继续留在中国,只要少数地勤人员留下来转入美军退役。

(图为陈纳德,“飞虎队”解散后,他重回美军现役,升任将军) (图为陈纳德,“飞虎队”解散后,他重回美军现役,升任将军) 

  缘由很简单——同国民政府雇佣他们的价码比起来,美军军饷显得太低了。

  二战时期,美国陆军航空队地勤人员的军饷规范是每月30美圆,普通飞行员月薪才150美圆。1942年美国陆军航空队在前线的飞行员中,月薪最高的一位,将各种战地补贴、缺勤补贴加在一同,每月也只要347美圆。

  所以,“飞虎队”队员们来华助战,并非出于什么“国际主义肉体”、“对中国人民的深沉感情”或者“对中国抗战的同情”,说白了就是来淘金的。一旦收入不及预期,他们便立刻回国,没有一丝一毫的犹疑和眷恋。

  2

  高龄、无实战经历、没摸过战役机的飞行员们

  高价雇佣,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很多吹捧“飞虎队”的人士就觉得,贵有贵的道理,由于“商质量量好”:“飞虎队”成员技术精深,而且富有实战经历,因而花大价钱雇佣绝对“物有所值”。

 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迸发后,美国严守“中立”,直到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才正式参战。那么,在1941年7月被陈纳德网罗到中国的“飞虎队”飞行员,是在哪里积聚的实战经历呢?

  要说一切美国飞行员在战争初期都毫无实战经历,那也是冤枉了他们。在珍珠港事情迸发前,曾有244名美国人参加英国皇家空军,参与对德作战。这个历史桥段,也呈现在前些年好莱坞出品的电影《珍珠港》中。

(图为电影《珍珠港》中本·阿弗莱克饰演的男主角雷夫,片中他就是曾在英国皇家空军效能的美国飞行员之一)(图为电影《珍珠港》中本·阿弗莱克饰演的男主角雷夫,片中他就是曾在英国皇家空军效能的美国飞行员之一)

  不过,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在二战完毕前不断留在英国皇家空军中。而从陈纳德的个人回想录,到国民政府档案,再到诸多当事人回想录,都从未提及曾有参与过英德空战的飞行员参加“飞虎队”。

  “富有实战经历”无从谈起,那么“技术精深”呢?

  从1941年7月开端,“飞虎队”在云南昆明展开飞行锻炼,短时间内就摔掉了3架P-40C战役机(前后总共摔掉了10架)。要晓得,这些战役机,是节衣缩食的中国军民,以4.5万美圆1架的高价买来的。未战即摔,着实心痛。

(图为局部“飞虎队”队员在战机前合影)(图为局部“飞虎队”队员在战机前合影)

  锻炼中失事,可能是飞行员程度问题,也可能是地勤维护不善招致的。但在昆明锻炼中飞机失事的锅,怎样都不该由“恶劣天气”等客观条件来背。

  P-40战役机从1938年进入美国陆军航空队退役,到1941年无论如何也不能算是“新锐机型”按理说不该呈现那么多飞行事故。问题终究出在哪里?

  答案就在陈纳德本人的回想录里。

  他毫不隐讳地说,“飞虎队”组建之初,顶多只要十余人能胜任P-40的驾驶。其他飞行员此前只飞过高空大型轰炸机、鱼雷轰炸机、运输机或水上巡查飞机。大多数人此前基本就没开过战役机,更没见过P-40。他们之中,年岁最大的43岁,最小的21岁。大局部人年龄超越25岁。当时美国空军以为,飞行员最合适的年龄是20到24岁,由于此时膂力和脑力最强,可以顺应高强度的空战。而这些人中百里挑一的几个战役机飞行员,也是美军里不受待见的厌恶鬼、惹祸精,与“精英”二字基本不搭边。

(图为编队飞行的“飞虎队”P-40战役机,这种编队方式其实是不契合二战时期空战请求的)(图为编队飞行的“飞虎队”P-40战役机,这种编队方式其实是不契合二战时期空战请求的)

  为什么会这样?缘由也很简单。陈纳德在退出美军来中国淘金前,在军中也不受待见,人缘很差。他组建“飞虎队”虽说得到了美国政府的默许和暗中相助,但哪支美军部队的指挥官会欢送他来挖墙角?真正的精英飞行员,美军会不想留,或是留不住?所以,哪怕国民政府不惜重金,从美国招来的也常常只能是二、三流水准。

  美国当时的政策,对飞行员外流也有着严厉的限制。二战初期美国坚持“中立”,宣布美国人参战属于“违法行为”,情节严重者有丧失美国国籍的风险。只要一些“冒险家”才会不惜代价闯一闯。因而,在前面说到的英国皇家空军机密招募美军飞行员时,就碰到了相似“飞虎队”的状况。英国人招募到的,是一个富有美国特征的乌合之众。他们中年龄最小的缺乏16岁,最大的年近40,绝大多数没有军事经历,没受过高等教育。大局部都是想来冒险、寻刺激,还有人是为躲债或家庭纠葛。这些背景各异的美国人,大多自称飞行高手,但英国人后来发现,他们中的很多人此前只开过轻型民用飞机,谎报机型和飞行小时数是常见现象。

  3

  难服侍的“大爷”

  为了组建、维持这样一支“飞虎队”,当时的国民政府付出了极高的代价。除了前述昂扬薪酬和天价奖金,以及耗资450万美圆购置100架P-40C战役机(有1架在运输途中坠海损失,实践到货99架。其中有一些被调拨给在缅作战的美英军队,“飞虎队”实践配备了70架左右),陈纳德还启齿向国民政府明白请求:

  “应给每个飞行员提供单人房……给全体人员提供分隔、独立的浴室及厕所……给每五十个人提供游戏文娱房。这些房间应该有打牌桌、游戏桌或乒乓球桌。”

(图为陈纳德和蒋介石夫妇在一同)(图为陈纳德和蒋介石夫妇在一同)

  曾经的“飞虎队”队员R.M。史密斯在《飞虎队日记:与陈纳德在一同》中回想:当他抵达昆明时,“房子又新又洁净。餐桌上有白布……以及很不错的美式火腿、鸡蛋、咖啡。款待所里买得到骆驼牌香烟。浴室有淋浴和热水……二楼还有真正的酒吧……这里的生活太不费力……我把脏衣服扔在地上,效劳员把它拿走,洗洁净后再拿来,放在恰当的衣柜里。我吃午饭或早饭时,两、三个中国仆人在给我洗车”。

  在伙食规范方面,国民政府给“飞虎队”每人每日提供肉类(牛、猪或鸡)550克、鸡蛋4个、蔬菜620克、土豆310克、干菜60克、面粉380克、猪油60克、糖180克、盐15克、水果340克、花生30克、茶叶12克以及其他香料。为了制造地道的西餐,国民政府还特意花外汇购置西菜灶、面包灶等设备。

  这样的待遇,莫说放在积弱积贫的民国时期、民生困难的抗战期间,普通国人想都不敢想;就算是放在当下,也都不寒碜!

  据事后统计,存在不到一年的“飞虎队”,前后破费了国民政府约800万美圆。

  这,还仅仅是有形的代价,还有些无法用金钱权衡,容易被人疏忽但其实愈加关乎严重的代价!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