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华在线代理

恒达小说 2019年07月15日 13:05:48 阅读:1001 评论:0

听说,当某家媒体一个记者在指导面前埋怨“环境不行,写了也发不出”时,这个指导义愤填膺,痛斥:写了也发不出?你写了吗?你写了吗?你写过几“发不出”的稿件?你写过什么调查扎实事实翔实、让指导眼前一亮、顶着种种压力也要发出来的稿件?怼得真的很有道理,读者不行吗?特稿长稿没人看吗?冰点特稿《我站立的中央》《这块屏幕可能改动命运》都是万字长文,都在新媒体上发明了现象级传播。写了也没用?且不说很多报道对推进时势进程起到了很大作用,即便“没用”,有没有用、能不能改动什么,不是新闻人思索的,新闻人的职责是开掘事实报道真相。

嘉华在线新闻没有死,是新闻人那份拼新闻、抢新闻、挖新闻之心死了。传统媒体不会死于媒介落后,只会死于没有新闻。前段时间跟几个同行一同讨论当下传统媒体的现状时,都是忧心忡忡,不是忧心于“跟不是转型和交融节拍”,而忧心于“没有了新闻”。不是报道没有了读者,而是作为写报道编报道的,本人都不愿意看本人办的报纸。那种渣滓报道,可能只会有三种人看:谁写谁看,看看有没有发出来;写谁谁看,写本单位的事,我得点开看一下;谁把关谁看,担任把关的必需得看一下。除此之外,没有让人点开阅读的理由。

前段时间深圳特区报业集团社长陈寅一段内部讲话在网上很火,激起很多媒体同行的共鸣,他说,每个单位都容不下混日子的人。他说,报社的月薪固然不算高,“时薪”可能是比拟高的。如今有的夜班编辑,晚上7点才晃过来上班,吃个饭,聊聊天,编个版,晚上10点钟左右就下班。要是碰到减版,好几天都不见人影。他说得很锋利,不一同揣摩选题、讨论稿件写法,弄出来的东西谁爱看?一些人连本人编的报纸都不看。

昨天是星期六,晚上刷朋友圈时看到嘉华在线新京报一个记者朋友发的朋友圈,他很自豪地发出六个截屏,说:今天是周末,但我们发出了六条独家网稿。我看了一下,的确值得自豪,6条独家包括:内蒙五原县“男子派出所身亡”续、青岛地铁施工方再自曝问题、自我告发追踪“葛洲坝电力涉违法分包”、青岛地铁将葛洲坝电力列入工程建立黑名单、地产商实名告发官员并吞国有资产。这样的新闻,读者怎样会不感兴味?记者会休假,新闻不会中止发作,这种抢独家挖新闻职业状态让人信服,这是一种职业士气,会带动大家都去用脚采访用笔复原,而不是在办公室里刷朋友圈。

在转发另一篇媒体人关于“不忘初心”的职业深思时,我加了这样一段评论:写新闻就是媒体人的“初心”和“任务”,记者分开了“拿得出手的硬新闻”,什么都不是。媒体圈不是混资历的,不能一两篇作品吃几年,新闻是易碎品,需求不时用作品证明本人,守土有责。新媒体时期更严酷,没有好作品,没有挖新闻跑新闻的狼性,就会被淘汰,体制不养懒人。

很多行业,能够混资历,一个成就,能够吃一辈子,一个代表作,能够吃到退休,但新闻行业可能不行,需求不断带着那种对“新闻”的猎奇心和开掘激动,新闻不时在变,新闻人的宿命就是不时去发掘它,一个一个地发掘,如西西弗斯那样。很多行业,资历深了就能够歇一歇,靠在新人面前吹嘘逼就能够活下去,新闻业不行,越老越吃香,越老越应该坚持着那份职业状态,给新记者做好示范,这也是新闻专业主义肉体的一个重要维度。
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上一篇:嘉华在线主管

评论